王凤雅还是走了,哪类发电站的事故最为严重

3岁的王凤雅小朋友去世了,死因是一种叫做“视网膜母细胞瘤”的恶性肿瘤。这则悲剧在微博、朋友圈刷屏,主要原因是公众怀疑其家人延误了王凤雅的病情,拿着捐款给儿子看兔唇,却只送女儿去卫生院挂盐水。

真相:
留守在福岛核电站继续执行任务的工作人员的英勇行为和无私精神受到大家的敬佩,他们的安危也是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福岛50死士中已有5人死亡”、“70%的人员可能会在2周内死亡”的消息经媒体报道,更是让人为他们担忧。但也有不少网友表示质疑。

近代历史上五大最严重的发电站事故

1975:中国石漫滩、板桥垮坝事故

能源类型:水电

死亡人数:171,000(注:《中国历史大洪水》一书中记载死难者为2.6万)

损失金额:$8,700,000,000

情况:中国河南的石漫滩大坝发生溃坝,157.38亿吨的蓄水倾斜而下,造成了洪水泛滥,洪水一共冲毁了下游18座村庄、1500所住宅,导致了疾病横行、饥荒不断。

1979:印度莫尔维(Morvi)垮坝事故

能源类型:水电

死亡人数:1500(估算)

损失金额:$1,024,000,000

情况:在马秋河旁的马秋(Machhu)Ⅱ级坝因凶猛的暴雨和空前的洪涝而决堤。这给坐落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的莫尔维镇带来了无尽的大水……

1998: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输油管爆炸事故

能源类型:石油

死亡人数:1,078

损失金额:$54,000,000

情况:石油管道发生破裂和爆炸,不仅摧毁了两座村庄,还带走了上百位清理石油的村民的性命。

1944:美国东俄亥俄州燃气公司事故

能源类型:液化天然气(LNG)

死亡人数:130

损失金额:$890,000,000

情况:液化天然气设施发生爆炸,爆炸范围波及了克利夫兰市将近一平方英里的地区。

1907:美国莫蒙加(Monongah)矿难

能源类型:煤矿

死亡人数:362

损失金额:$162,000,000

情况:地底爆炸导致工人们受困,它还摧毁了矿洞的铁路桥。

对于其家人到底有无过错、公众的质疑到底是否合理,我不想过多评论,我只想说一说“视网膜母细胞瘤”这种病,以及我认为王凤雅本来可以不死的依据。

留守人员究竟有多危险

“留守工作人员中的70%可能会在2周内死亡”的说法不可靠,但是留守人员受到比一般人大得多的辐射,他们的安全问题确实值得我们关注。依据东京电力公司公布的情况,这些留守人员到底面临怎样的危害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让我们先来看看切尔诺贝利事故中,接受辐射剂量最大的死士们的情况(切尔诺贝利事故导致了放射性物质完全的暴露,而福岛目前只是部分泄漏)。在《切尔诺贝利事件附录2:健康影响》中,对切尔诺贝利事件134名抢修“死士”进行了如下统计:

“Out of the 134 severely exposed workers and firemen, 28 of the most
heavily exposed died as a result of acute radiation syndrome (ARS)
within three months of the accident. Of these, 20 were from the group of
21 that had received over 6.5 Gy, seven (out of 22) had received between
4.2 and 6.4 Gy, and one (out of 50) from the group that had received
2.2-4.1 Gy.1 A further 19 died in 1987-2004 from different causes.”[6]

这里的Gy单位和Sv的换算根据每种粒子有不同,取最低值1Gy=1Sv,那么这134名“切尔诺贝利死士”中,有21人接受了超过6.5Gy(也就是超过6500mSv)的辐射,死亡20人;22人所受辐射在4200-6400mSv之间,死亡7人;50人在2200-4100mSv之间,死亡1人;余下的41人低于2200mSv,无人死亡。在这批人当中,有28人是在3个月内死于急性放射症的。

那么,福岛“50死士”的情况又如何呢?在放射性物质尚未完全暴露的核电站里面,不是所有区域都有严重辐射的。工作人员计算过辐射量来分配工作,并在高辐射区进行轮换,以保证每个人的累积辐射量不会太大。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介绍,每一名留守的工作人员都要受到100~250mSv的辐射,大约是美国核电站规定工作人员所受到最大辐射的5倍。

即使取其最大值250mSv,其辐射量也远小于切尔诺贝利中殉职人员所接受的辐射量。这个数字甚至低于距离切尔诺贝利15千米范围内的居民接受到的辐射(因为政府没有及时疏散,生活在此范围内的24000人在两天内平均接受了450mSv的辐射。在WHO发表于2006年,也就是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20年后的报告中,这24000人的死亡率并无显著上升,但甲状腺疾病率上升。[6]

基于这些数据比较可知,福岛留守人员短期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们尊重50个英雄视死如归的决心,他们显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我们尊敬他们,也更希望他们有生的可能。

结论:谣言粉碎。
关于福岛留守人员已死亡的消息是理解有误;而“两周内将死亡”的说法更是来源不可靠、没有科学依据的。通过合理调派、严格监控接受的辐射剂量,留守人员的生命暂时不会受到威胁,但他们还是会面临长期的健康风险。

P.S.
日本方面已将留守人员允许接受的最大辐射量上调至500mSv,是国际通用的紧急情况下最大辐射量的上限。[7]在500mSv以下,目前认为不会有导致急性放射症,但可能会提高未来的长期健康风险。

特别鸣谢 Denovo
我受不了那个知音体的50死士文了

参考资料:

[1] Japan nuclear plant: Just 48 hours to avoid ‘another
Chernobyl’

[2] Last Defense at Troubled Reactors: 50 Japanese
Workers

[3]
東電の協力会社社員 死亡5人に増える

[4]
日本核电站留守人员2周内死亡消息或为误传

[5] Fukushima nuclear power plant 50 slain stick or seven adults died
within two
weeks

[6] Nuclear Radiation and Health
Effects

[7] Japan’s Fukushima 50: Heroes Who Volunteered to Stay Behind at
Japan’s Crippled Nuclear
Plants

以下列出了近代历史上五大最严重的发电站事故,衡量标准包括了死亡人数、经济损失和受影响地区。同时最下方还列出了切尔诺贝利事故的数据作为比较。此外,统计中的数据只包括人类的伤亡,暂时忽略了动物因素。例如在这两起石油工业灾难——金士顿化石发电厂(Kingston
Fossil Plant coal)的粉煤灰浆泄漏事故、“深水地平线”(Deepwater
Horizon)钻井平台漏油事故中,大量水生和陆生的动物遭受灭绝,然而人类死亡数量却很少。

视网膜母细胞瘤,早期治疗效果极佳

视网膜母细胞瘤,是儿童最常见的眼部恶性肿瘤,每15000个新生儿中会有1个罹患视网膜母细胞瘤,平均发病年龄在2岁左右。

视网膜母细胞瘤长在视网膜上,来源是视网膜母细胞。这种胎儿的原始细胞,本来可以分化发育成成熟的视网膜细胞,从而拥有感受光线、形成视力的能力,但由于一个重要的基因突变,导致视网膜母细胞失去了分化成视网膜细胞的能力,成为迅速分裂增殖、不受控制的癌细胞。

图片 1视网膜母细胞瘤。图片来源:news-medical.com

视网膜母细胞瘤在早期是很难被家长发现的,往往是在照相打光的时候,会发现孩子一个瞳孔有异常的黄白色反光,与另一只黑色瞳孔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专业上的说法叫做“黑矇猫眼”,的确像极了黑夜中的猫眼。

图片 2患儿瞳孔的异常黄白色反光。图片来源:Morley
Smith

这种症状,是由于肿瘤长大、侵犯到眼底的后极,但还未长到眼睛外部去。我们看到王凤雅小朋友在去年11月份前拍的照片,就是典型的“黑矇猫眼”,说明肿瘤虽然已经长大,但还未长到眼外,如果这个时候治疗,5年生存率相当高(94%),而且眼球的视力也大多能保护下来。

红星新闻披露的一张诊断证明显示,根据B超与磁共振检查结果,2017年11月9日,王凤雅的癌肿仍然还局限在双眼内,并未转移到眼球之外。

图片 3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对这种早期的、局限于眼球内的视网膜母细胞瘤,外科手术是主要的治疗措施。外科手术治疗包括冷冻治疗、激光凝固手术、热疗或者眼球摘除。有时,肿瘤长得太大,医生为了保护视力,会进行几次化疗,让肿瘤缩小后,再进行手术治疗,将对视力的损害尽可能降到最小,同时也可以得到很高的生存率。

流言: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福岛50死士”中已有5人殉职、22人受伤、2人失踪。1人因突然不能呼吸、无法站立而送院;另1人因靠近一台受损反应堆受辐射污染;2人下落不明;11人因3号反应堆氢气爆炸而受伤。

实际上当灾难发生时,最致命、最昂贵的能源其实是水,特别是遇到设计不良的拦截水坝时。从某种程度上说,切尔诺贝利事故的损失可能还比不上水电站爆炸带来的损失。同时在损失计算上,燃油和天然气也算是比较昂贵的资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