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不能喝,古玛雅文明是一个文化交流的大杂烩

考古学家在危地马拉的古玛雅遗址Ceibal的最新发掘结果表明,古玛雅文明的起源比此前想的更为复杂。

地球上第一批智慧生命诞生于它诞生后的45.5亿年。此时的陆地,主导的动物是哺乳类和鸟类,所以也正是它们成为了驯化的主要对象。

“鸿茅药酒”一事,近期在互联网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波。有些网友说,家里的老人家听说以后,表示再也不喝“鸿茅”了,从此改喝别的药酒。

关于玛雅文明的起源,学术界有两种互相对立的理论:一种理论认为,玛雅文明是完全自发形成的,起源地在今天的墨西哥南部、危地马拉和伯利兹;而另外一种理论则认为,玛雅文明的产生主要受更古老的奥尔梅克文明的影响。最近一项发表在《科学》杂志的研究,通过对位于危地马拉的古玛雅遗址
Ceibal
的出土建筑进行测定,提出了这两种观点以外的第三种看法:玛雅文明既非独立出现,也不只单单受奥尔梅克文明的影响,其起源可能来自更多元、更广泛的文化交流。

但是如果时钟稍微往前拨一点儿,调到44亿年前后这段时间,如果我们是诞生在此时的智慧生命,周围是各种各样的恐龙,我们会驯化其中哪些呢?

图片 1风口浪尖上的鸿茅药酒
来源:鸿茅药酒官网

大约在公元前1000年至公元前700年间,墨西哥南部、危地马拉及伯利兹的玛雅低地出现的时候,位于墨西哥湾沿岸的奥尔梅克文明(Olmec
Culture)在附近地区已经确立,许多科学家因此认为奥尔梅克文明是玛雅文明的母体。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图森分校的考古学教授猪俣健(Inomata
Takeshi)与他的研究团队一起,对位于危地马拉的古玛雅遗址 Ceibal
的建筑物进行了放射性碳的年代测定,发现该建筑比奥尔梅克文化中心 La Venta
的同类建筑早200年之久。这推翻了此前关于奥尔梅克文明作为玛雅文明起源的假说。研究者进一步提出,Ceibal
和 La Venta
都在大约公元前1150年-800年间参与了发生在中美洲的一次范围更加广泛的文化变迁。

(是的,我们已经驯化了鸡鸭鹅,不过这里就暂时只考虑非鸟恐龙吧。)

可是,换成别的药酒了,难道就放心地可以天天喝了吗?非也——“鸿茅”有毒,别的药酒也不是什么好药。几乎所有喝药酒的人,希望的都是调理身体,保障健康,不过很遗憾,这么做非但于健康无益,甚至很可能适得其反。

Ceibal
是玛雅文明古典期的重要聚居地之一,其主要建筑群被称为“E形组建”(E-GroupAssemblage),由一个广场区、一个位于西部的平台或金字塔及一个位于东部的土墩组成的。E形组建起初只是2米高的小型建筑,随着不断的翻新变得越来越高,并最终演变成金字塔。而这些金字塔是重要的宗教仪式场所,成为玛雅文明的代表。在Ceibal的广场中,研究者发现了祭祀用品的沉积物,包括由玉石制作的绿石斧和其他宝石。而中美洲南部的其他地方,如墨西哥恰帕斯州的同年代遗址中也有类似的祭祀用品被发现。

图片 2图片来源:Dinotopia

饮酒有益健康?没有的事

无论何种药酒,其主要成分都绕不过酒精。目前对医学界对酒精的认识已经很清楚了,简单说来,就是酒精对健康一丁点儿好处都没有。

一定有人会说,饮酒过量那才对身体健康有害呢,适量饮酒不是有益健康来着?

 “适量饮酒有益健康”,这个观点实际上挺阴谋的。关于饮少量红酒有助于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发生这种观点确实一度流传甚广,但近来多数学者认为,这个观点的流传或许与红酒相关厂商脱不开关系——的确,有证据表明红酒可以减少特定类型的心血管疾病,但与此同时它还增加了其他疾病的风险,最终效果得不偿失。今年4月18日《柳叶刀》刚发表了一项涉及60万人的分析,认为适量饮酒虽然伴随非致命心肌梗塞的风险降低,可是却还伴随中风、动脉瘤、严重高血压和心脏衰竭的风险增加,更别提各种各样的癌症风险了。最终结果还是喝酒会减寿。

图片 3总的来说,喝酒增加了很多疾病风险
来源:pixabay.com

虽然在《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中仅仅提出了“限酒”的建议,而非“禁酒”,这其实更多的是科学向社会习惯的妥协。酒精只要经过肝脏代谢,就必然增加肝脏负担,这对人体来说,就是个明确的伤害而后修复的过程,“限酒”的意思无非是要减少对肝脏的损伤而已。考虑到长期摄入酒精导致罹患癌症的风险增加,真的要追求健康,滴酒不沾才最明智。

图片 4​玛雅低地最为古老的祭祀建筑,位于危地马拉的Ceibal挖掘平台
A-24。最新考古发现表明,该建筑群历史比奥尔梅克文明提前200年存在。图片来源:猪俣健

恐龙的演化史长达1.6亿年,当然不可能有哪个智慧文明能接触到全部的物种。不过,为了讨论方便,就假定我们可以在全部已知的一千种恐龙里选择吧——可以想象成我们掌握了复活恐龙的基因工程技术。以我们现实中驯化的物种做参照,可以尝试列举一下,都有哪些恐龙是潜力股。

酒的危害,古人早知道

很多为日常饮药酒辩护的人可能会说,这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文化传统云云。关键是,许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古代医学典籍上究竟都说了些什么。

其实,以古代人对酒的评价来说,我们的祖先还真是较早就认识到酒之危害的,饮酒致病是中医病因学中的重要内容,比如《素问·上古天真论》称时人:“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1\],《灵枢·玉版》
说得更难听:“其如刀剑之可以杀人,如饮酒使人醉也”\[2\]
这是把喝酒都与杀人相提并论了。

图片 5来源:123rf正版图库

从黄帝内经中的这些论述来看,我国古代医家对饮酒的评价实在不高。其实在《黄帝内经》的成书年代(大约在战国至西汉的五百年间,并非传说中的黄帝时期),中国古代先民所能饮用的酒酒精含量并不高,但那时候就有对酒如此清醒的认识,实在难得。到了明代,人们已经能够接触到酒精含量更高的烧酒了,而《本草纲目》对酒的评价就更进一步:“气味辛、甘,大热,有大毒,过饮败胃伤胆,丧心损寿,甚则黑肠腐胃而死……令人生痔”。

李时珍在那个年代恐怕并不能清楚地意识到,酒精能导致肝硬化而后胃底静脉曲张大出血……但放到古代语境中去,我们就得感谢先民的智慧了。可能正是因为古人很早就意识到了酒类的危害,所以古代中国人的酗酒问题并不像西方那么严重。

另一方面,有研究表明,许多亚洲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基因,使人肝脏里面乙醛脱氢酶的活性不高,当酒精在体内变成乙醛后就不能及时有效地在变成醋酸酯,这就使我们不会那么嗜酒。这也和一种较流行的科学假说相符:为了解决清洁饮用水源问题,不同的文明采用了不同的方法,欧洲人的祖先发明了发酵灭菌的方法,以喝啤酒来解渴,我们中国人的祖先就比较聪明了,咱喝茶,喝茶就得用沸水,自然就起到了灭菌的作用,至于穷的喝不起茶的人呢,也养成了喝开水的习惯。

图片 6不嗜酒,酒精代谢能力也较弱
来源:123rf正版图库

在亨利·欧内斯特·西格里斯特所著的《疾病的文化史》中,提及“喝茶的习惯迫使中国人把饮用水煮沸,因此防止了很多肠道疾病”\[3\]。一代又一代,喝沸水安全,喝生水则可能被污水夺命。没有需要饮酒的演化压力和不饮酒的选择,也许部分促成了今天中国人较弱的酒精代谢能力,这其实是件好事——但是,如果在这种生理条件下还要强行饮酒,那就反而意味着更大的健康风险了。

图片 7新发现预示着玛雅文明的产生可能来自于多元文化的互动,这是研究人员在历时7年的发掘工作的基础上得出的。图片来源:猪俣健

都什么样的动物能驯化?

贾里德·戴蒙德曾经总结过驯化动物(特别是大型动物)所需要的几个基本标准:

日常食物。每一次某种动物在吃某种植物或另一种动物时,食物生物量转换为取食者生物量的效率远远低于100%:通常在10%左右。由于这种根本性的缺乏效率,没有一种食肉的哺乳动物为了充当食物而被驯化。

生长速度。为了值得饲养,驯化动物也必须生长迅速。这个要求把大猩猩和大象给排除了,虽然它们都吃素,绝对不挑食,而且身上的肉也多。有哪一个想要成为饲养大猩猩或大象的大牧场主会花15年时间去等待他的牧群长到成年那么大?需要役用象的现代亚洲人发现把大象从野外捉来加以调教要省钱得多。

圈养中的繁殖。我们人类不喜欢在众目睽睽之下性交;有些具有潜在价值的动物也不喜欢这样做。这就是对陆地上跑得最快的动物猎豹的驯化尝试中途天折的原因,虽然几千年来我们一直怀有驯化它的强烈兴趣。

凶险的性情。当然,几乎任何一种体形够大的哺乳动物都能杀人。猪、马、骆驼和牛都杀死过人。然而,有些大型动物性情还要凶险得多,比其他动物也危险得多。动辄杀人的倾向使许多本来似乎理想的动物失去了驯化的候补资格。一个明显的例子是灰熊。

容易受惊的倾向。大型食草类哺乳动物以不同的方式对来自捕食者或人类的危险作出反应。有几种在觉察到危险时会变得神经紧张,动作敏捷,并且照例立即逃走。还有几种则动作迟缓,不那么紧张,在群集中寻求保护,在受到威胁时站在原地不动,不到必要时不会逃跑。大多数鹿和羚羊(驯鹿是显著的例外)属于前—种,绵羊和山羊则属于后一种。

群居结构。几乎所有驯化的大型哺乳动物都证明它们的野生祖先具有3个共同的群居特点:它们生活在群体里;它们在群体成员中维持着一种完善的优势等级;这些群体占据重叠的生活范围,而不是相互排斥的领域。相形之下,独居的地盘性的动物就不能把它集中起来放牧。它们彼此不能相容,它们没有把人牢牢地记在心上,它们也不会本能地顺从。

当然,恐怕没有几种恐龙能完美符合以上所有要求,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啦。

“药酒”究竟是酒还是药?

药酒其实是中药里酒剂的俗称,我国古代医家曾发明过数十种药剂的剂型,但建国以后仍保留在中医体系内的剂型,仅剩下十余种,这其中包括汤剂、散剂、丸剂、丹剂以及酒剂等。

其实用酒或者酒精溶液制作药剂,在西方也是经典的传统做法。在上世纪初,药房里还有相当一部分酒精溶液制成的酊剂,比如说樟脑酊、阿片酊。但随着医药技术的发展,现代药物中已经很少再看到这种剂型了。

在酊剂和酒剂当中,酒精充当着溶剂的作用,它能够提取、溶解一些在水中很难溶解的物质,让它们在药剂中均匀分散。同时,酒精也提供了一定程度的防腐作用。但是这种借助酒精溶解的药剂缺点也很明显。它使用起来不像药片那样方便,而且具有刺激性,上面也已谈到了饮酒的危害。酒精自身能带来副作用,而且还会与多种药物产生相互作用(例如那些会对中枢神经起到抑制作用的药物),如果是长期服用还可能会遇到更多麻烦。

出于对“珍奇药材”的追求,也有很多珍稀的动植物被泡进了药酒瓶。这不仅会对保护动物造成威胁,而且也增加了寄生虫感染的风险。不少人觉得酒能够起到“消毒”作用,但它对微生物和寄生虫并不能起到充分的杀灭作用。

图片 8新闻截图来源:凤凰资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