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能交给app解决吗,什么样的支持才有效

编辑的话:去年,果壳网科学人报道了一篇发表在《自然》上的论文。撰写报道时,我采访了论文作者刘旭博士,他不但亲切详细地回答了所有采访问题,还仔细审阅了稿件并提出修改意见。临了刘旭对我说:“这次合作愉快,希望今后能有机会继续!”谁料,这样的机会,竟已永远消失。前不久,我收到复旦大学丁澦老师的邮件,才惊悉刘旭博士去世的消息。为了纪念英年早逝的同窗好友,丁澦写了以下文字:

“总有一款app适合你。”(There’s app for
that)这是苹果公司为其应用程序商店打出的宣传语。在线上商店里,输入各种需求的关键词,立刻就会有几十条、上百条结果蹦出来任你挑选,简直是方便极了。

母乳喂养的好处已经深入人心,它是婴儿出生后最天然的食物,母亲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母乳喂养不仅有利于婴儿的生长发育,对新妈妈、家庭和社会也十分有益,促进母乳喂养已成为全球性的行动。

一个月前,我的好友刘旭(Liu
Xu)去世了。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记忆研究者之一,对小鼠记忆进行操纵的先驱科学家,最后却以一场猝不及防的病逝在亲朋好友中留下了一片难以忘却的伤感记忆。

在精神卫生方面,情况也不例外。据估计,现在有关健康医疗的app数量已经达到了16.5万个以上,在这其中,针对精神心理问题的应用就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地位,它们甚至比心脏病、癌症领域更受关注。

很多新妈妈在分娩前都会有一定的母乳喂养知识储备,也决心纯母乳喂养,但真正开始实施母乳喂养时,却发现这件事并不容易,也不如想象中美好:宝宝为什么总像是没吃饱?喂奶为什么这么疼?到底怎么才能让宝宝掌握正确的衔乳姿势?哎呀一不注意又乳腺炎了……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如果自己无法解决,又没有来自专业人士的指导和纠正的话,很多人会就此放弃母乳喂养。

图片 1刘旭(1977.11.23-2015.2.8),美国西北大学神经生物学系助理教授。

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表明,全球有29%的人都在人生中的某些阶段受到过精神心理问题的困扰,而其中很多人因为经济、偏见、资源缺乏等原因没有得到应有的帮助。在这样的背景下,手机app似乎理所当然地填补了空缺,让人们有机会把“心理咨询师”、“精神科医生”装进口袋。

因此,鼓励、支持和促进母乳喂养成为医务人员和社会的重任。

我认识刘旭已经19年了。七年同窗,刘旭那过人的天赋和过人的勤勉,至今仍历历在目。他1996年至1999年就读于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理科基地班,是我们班的小班长。刘旭用3年半的时间就完成本科学业,以优异成绩获学士学位,直升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遗传学系研读硕士。后来,他师从乔守怡教授,主要研究一系列人类新基因在果蝇中的克隆、表达和功能。

但是且慢,我们真的能把精神健康问题放心地交给手机程序吗?解决这些问题,技术含量可一点都不比治愈躯体疾病少。事实上,专业人士们就正在为那些不可靠的精神健康app感到担忧。

图片 2想象中美好的母乳喂养,刚开始时可能困难重重,各方的支持必不可少。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2002年至2008年,刘旭作为博士生在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分子与细胞生物学系罗纳德·戴维斯(Ronald L.
Davis)教授实验室进行了果蝇记忆相关的研究,迈入了记忆研究领域。这期间,这位大学时同学眼中的“学神”在《自然·神经科学》等主流学术期刊发表了多篇论文。

前段时间,在《临床精神病学期刊》(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1\]和《自然》网站上\[2\]都刊登了相关评论文章。文章指出,现在市场上绝大多数的精神健康app都没有经过实证研究的检验。也就是说,人们可能就像撞大运一样,把自己的困扰交到了“江湖郎中”手里。

最近,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USPSTF)在一些高质量研究总结的基础上,更新了关于支持母乳喂养的社区医疗干预的推荐指南,其中指出,个体化的干预措施能有效支持母乳喂养,而群体化的干预却帮助不大。也就是说,支持母乳喂养时应该量体裁衣,这样才能延长母乳喂养的持续时间。

随后,刘旭加入麻省理工大学(MIT)诺贝尔奖获得者利根川进教授的实验室,以小鼠为模型进行了记忆相关的研究,相关研究和评述发表在《自然》《科学》和《细胞》等顶级学术期刊。他们给小鼠移植虚假记忆的杰出工作还入选《科学》评选的2014年度全球十大科学突破。刘旭及其合作伙伴斯蒂夫·拉米雷斯(Steve
Ramirez)因为操纵记忆的突破性工作获得2014年度美国史密森尼创造力大奖(Smithsonian
American Ingenuity
Award),并两次受邀在广为互联网科技迷所熟知的TED大会演讲。

图片 3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针对个体,而非群体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对43个评价个体化干预支持母乳喂养的研究进行综述总结,结果发现,个体化干预可以有效地支持母乳喂养,尤其是多时间点的支持方式。这个结论进一步支持了工作组的建议:在孕期及分娩后均提供支持母乳喂养的干预。

工作组认为,每30个受到母乳喂养支持的妈妈中,就会有1名持续母乳喂养至6个月。社区医疗的重要任务是确定母亲在产前、围产期、产后和新生儿期均可以获得母乳喂养的培训。

与之相对的是,有9个设计良好的研究评价了群体化社区医疗干预对母乳喂养的支持,结论是群体化干预手段与任何有益的结局均无关。但有一个研究提示,正规组织的群体化干预虽然整体来说没有益处,但对于受教育水平较低的母亲是有帮助的。临床上,个体化地帮助母亲及婴儿可能比生硬地群体化干预结局更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