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表情图的理解有多不一样,化疗的5年存活率只有2

“化疗不起作用!”

在网络对话里点缀上各种绘文字(emoji)小表情,这已经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些小黄脸表情图标早已传遍了整个网络,甚至被人们用来写诗、写小说。不过,表情图标并不是总能让交流变得更融洽——比如说,来自老妈的消息里可能会加上在她眼中显得温柔可爱的“微笑”表情图,但在你眼中,同一个表情却早已是“呵呵”、“慢走不送”的代名词了……

(编译/鬼谷藏龙)“我搬到加利福尼亚去等死。”

“癌症患者是死于化疗,而非癌症本身!“

图片 1早已不再代表“微笑”的一个表情……

艾莉·洛贝尔(Ellie
Lobel)27岁的时候被一只蜱虫咬了一口,这让她患上了莱姆病。还未到45岁时,她决定放弃求生的挣扎。

“化疗是医生、制药企业联合制造的骗局!”

“小黄脸”表情的背后,到底藏着多少误解?最近,来自明尼苏达大学的GroupLens研究团队就对emoji的理解分歧展开了研究,并在网站上公布了他们的研究论文\[1\](目前,该论文尚未在学术期刊发表,它稍后将在学术会议上发布)。这篇论文指出,无论在情绪色彩还是含义上,emoji造成理解分歧的情况都相当普遍。更糟糕的是,在不同的系统平台中,同一个代号的emoji长相还差别很大,发送者和接受者看到的emoji可能根本就是两个样,这样还会进一步增加误读。emoji一个用不对,友谊的小船搞不好说翻就翻。

在美国,每年大约有30万人被诊断出莱姆病,这种病由一种叫做“伯氏疏螺旋体”(Borrelia
burgdorferi
)的螺旋状细菌引起,借由蜱叮咬而侵入人体。这种病几乎从不导致患者死亡,而且大体上都能治愈——前提是治疗得及时。如果医生能够及早确定病因,那么在细菌扩散到心脏、关节和神经系统前就可以用抗生素将其一举全歼。

这些说法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换面貌出现,对患者造成巨大困扰,有些患者甚至被诱导放弃现代医学的疗法,而去尝试一些非主流的疗法,花光积蓄,导致贻误病情甚至失去生命。

你看到的表情是啥样?

作为一种“图形文字”,emoji图标和文字符号一样有自己的Unicode编码,以及对应的文字描述。比如说图片 2这个符号,它对应的编码是U+1F60D,文字描述是“心形眼睛的笑脸”(Smiling
Face with Heart-Shaped Eyes)。

按理说,有了这套编码和“官方描述”,emoji的意思就会固定下来,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人们遇到生词会去查字典,但没人会去查阅表情符号的官方描述,大家都按自己的想法来解读它们。不仅如此,Unicode编码只用文字描述了emoji,但却没有规定它到底要长什么样。很多平台都会把通用编码对应到自己设计的表情图片上,同样的一条消息,可能换个地方一看表情图的长相就完全不同了。

图片 3这些表情图标编码都一样,长相却相差很多。图片来自:grouplens.org

然而,时光回溯到1996年春天,艾莉被咬了一口后,她不知道要去寻找那种特征性的靶心状皮疹,而是觉得自己只不过被个什么奇怪的蜘蛛咬了一下而已。接着她遭受了持续三个月的类似流感的症状,同时可怕的疼痛在身体四处此起彼伏。艾莉是个健康而活跃的女子,育有三个孩子,但她的身体并不知道要如何对付这些前所未见的入侵者。她变得难以动弹。“我那时能做的所有就是把我的头抬离枕头。”艾莉回忆道。

最近,这种说法又有了新版本:

哪个表情最容易闹误会?

这一次,研究者们从感情色彩和语义两方面调查了人们对emoji的理解分歧。他们招募来304位受试者,让它们对随机抽选的常见表情图片进行解释,并对它的情绪色彩进行打分(-5分为最负面,+5分为最正面)。对22个常见emoji(每个选取了5种不同的版本)的调查显示,人们对同一个表情图的解读分歧就很常见,如果再算上版本差异,分歧就更加严重了。

在感情色彩方面,分歧的一个焦点集中在“眯眼露齿笑”这个表情上(grinning
face with smiling
eyes,U+1F601)。谷歌、三星等版本的露齿笑嘴角上翘,看起来很开心,但人们对“嘴角持平”的苹果版本评价却没有那么正面(见下图)。不少受访者甚至认为,苹果版的露齿笑图片表达的是偏负面的情绪。

图片 4换个平台,情绪就变了。图片来自:grouplens.org

图片 5甚至就在同一部手机上,同一条信息都能被显示成截然不同的样子……

微软版本的“睡脸”图标(sleeping
face,U+1F634)也是一个引人误解的典型例子,其他几个版本的睡脸图标都比较容易辨认,并且被认为情绪是中性的。但微软版本低垂眼睛的“睡脸”,却让91%的评价者产生了传递负面情绪的感觉。在进行分析的22种emoji里,有9种在不同的平台上都会得到明显不同的情绪解读(平均的情绪评分差异在2分以上)。

图片 6微软版的睡脸,怎么看都像是失望脸啊……图片来自:emojipedia.org

在语义上,人们对emoji的解读也出现了不少差异。在对同一个版本的表情图解释中,分歧最大的就是苹果版的“不快脸”(UNAMUSED
FACE,U+1F612,见下图)。有人把它解读成“失望”,有人则觉得是“郁闷”,也有人觉得是“怀疑”……而与之相反,人们对“心形眼睛的笑脸”理解则相当一致。

图片 7系统输入法也认同,这个表情真的有很多种解释……

研究者们指出,统一emoji图标的设计将更加有利于交流,减少误解的可能性,进一步的研究也能帮助改进emoji设计,让它传递的信息变得更清晰。在将来的研究中,还需要考虑文化差异等因素带来的影响。研究emoji表情在交流中的作用,这也将帮助人们开发适应网络时代的语言分析新技术。(编辑:窗敲雨)

文章题图:shutterstock
友情提供

她第一个医生跟她讲那只不过是个病毒,过阵子自然就好了。后一个医生也这样说。随着时间推移,艾莉看了一个又一个医生,每个人的诊断都不一样。多发性硬化症。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纤维肌痛。直到她得病后一年多,才有人意识到那是伯氏疏螺旋体感染,但为时已晚。莱姆病菌的适应能力异常高强,有些证据显示,它们或许能够同时躲过免疫系统和现有抗生素的攻击。伯氏疏螺旋体可以在全身各处存活,包括大脑,从而引发神经性症状。即便通过抗生素治疗,百分之十到二十的患者也不会马上好转。有证据显示症状会一直持续——有时候甚至是在最初感染后几十年才重新显现——尽管莱姆病科学家们还在为这些莱姆病治疗后综合征的确切起因争论不休。

图片 8某微信公众号文章截图

参考资料:

艾莉说:“我那时就是不停地做这个治疗那个治疗。”她的状况不断恶化。她描述自己被困在床或轮椅上,不能清楚地思考,感觉像是已经失去了短期记忆能力,再也不觉得自己“聪明”了。艾莉不懈奋斗,试尽了她能找到的每一种抗生素,每一种药物,每一种综合疗法。“有些手段可以让我暂时有所好转,但我很快就旧病复发,重新坠入到莱姆病的恐怖梦魇中,而且每次复发都会让病情更加恶化。”

文章刚开始就引用了5篇文献,头头是道,看起来很专业很唬人。仔细分辨一下,这实际上又是用编造的谣言、歪曲的数据、过时的观点炮制的大杂烩。

挣扎了十五年后,她终于放弃了。

化疗的5年生存率只有2.3%?

第一篇被引用的是澳大利亚学者2004年发表的论文,称“澳大利亚癌症患者的5年存活率是60%,但单纯化疗的5年存活率只有2.3%,而美国更少,只有2.1%”。翻开原文一看,说的是化疗对总体生存率的贡献是2.3%,到这篇文章里居然变成了“生存率只有2.3%”,这个移花接木实在有些离谱。

就算是原文“化疗对癌症5年存活率的贡献只有2.3%”的说法,仍然是错误的。该论文发表的同一份期刊,2005年就有其他学者来信,详细批驳了这篇论文的所有观点。

实际上,该文将化疗获益的癌症患者人数除以癌症患者的总数——这样的分子对那样的分母,属于牛头不对马嘴。癌症有100多种,每种癌症都有不同的分期,化疗并非适合于所有癌症的所有分期,而是有自己的适应证。就好比要计算上海市女性比例,应该是上海市的女性总数除以上海市的总人口数,结果这位作者用上海的女性数除以全国的总人口数,得出结论认为:上海女性比例不到1%。

这篇论文还有很多值得吐槽的地方,比如认为化疗对卵巢癌5年生存率的好处只有11%,实际上,他们只选取了一项80年代早期的临床试验(当时用的是顺铂+氮芥,目前采用的标准化疗是紫杉醇+卡铂,治疗效果已经翻天覆地),过时且不用说,而且临床试验的实验组与对照组选用的治疗措施都是化疗。

“再也没有任何方法能够起效,没有人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她说,“医生也帮不了我,我那时正在花光身上的每一分钱,就快要破产。当我拿回最后一份检查结果的时候,我每一项指数都惨不忍睹,我当时就知道,这就是结局了。”

癌症患者死于化疗,而非癌症本身?

文章又说,“50%癌症患者是死于化疗药物(化疗开始的30天之内),而不是癌症本身”,称依据的是2016年9月发表在《柳叶刀•肿瘤学》(The
lancet
oncology)的论文。然而,翻开原文会发现,其中的数据其实是:29112名乳腺癌患者,有700名死于化疗开始的30天内,死亡率是2.4%;15545名肺癌患者,有1274名患者死于化疗开始的30天内,死亡率是8.2%。——哪来的50%?!

有人可能会说,2.4%~8.2%的死亡率看起来也很高啊。问题是,癌症是慢性疾病,因癌症本身而导致的死亡很少发生在30天内。对于适合化疗的癌症患者,如果以1年、2年或者5年为时间跨度,拒绝化疗的人死亡率会显著高于接受化疗的人。

这让我想起过去的一个老谣言:印度某地的所有医院因为医生罢工,停止所有手术,结果10天内该地死亡率显著下降,看来医院都应该关门了!

图片 9一家替代医学网站naturalnew.com上丑化化疗的漫画。

文章中的其他证据更加不值一驳。

比如其中还引用了《柳叶刀》上发表的另一篇论文,标题叫做《化疗对一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是失败的》。一看发表时间,是1980年——目前使用的大部分化疗药物,1980年时还没发明呢! 

另外两篇引用则是未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的博客文章,这类文章显然更不足以充当论据。其中一篇说是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生理学的前任教授Hardin
B.
Jones发表在《纽约科学院汇刊》杂志上,而去《纽约科学院汇刊》上搜索,该前任教授只在20世纪50年代发表过一篇癌症统计类论文,跟化疗风马牛不相及。

她说:“我已经比其他好多人都活得更长了。”她那时已经失去了一些莱姆病友互助团中的朋友,其中有人结束生命就是因为再也不能忍受这种折磨。“我不在乎我还能不能熬到我下一个生日。我受够了,就让这辈子这么结束好了。”

那么,化疗到底有用吗?

化疗药物,又可称为细胞毒性药物,大多是通过干扰细胞的分裂过程、阻碍遗传物质脱氧核糖核酸的复制,达到促进癌细胞凋亡的目的。细胞分裂越是旺盛,受化疗药物的影响越大,而癌细胞的分裂就很旺盛。人体的其他大多数细胞则相对不旺盛,有很多细胞甚至不分裂,受化疗药物影响就相对要小,这就使化疗药物能够有选择地杀灭癌细胞。但正常细胞中也有少部分分裂旺盛的,如骨髓里的造血干细胞、头发毛囊里的细胞、消化道黏膜的细胞等等,化疗同时会损害这些正常细胞,也就造成了化疗的毒副反应。

化疗药物有毒性作用,就能成为否定化疗药物的理由吗?判断药物是否应该使用,要看它带来的益处是否远大于它造成的坏处,而化疗药物对癌症的治疗作用,远大于它所造成的副反应,因此我们认为化疗药物是有用的。

这里可以引用一张图,图中显示,从1975年到2009年,美国儿童肿瘤的5年生存率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其中白血病的5年生存率从48%提升到84%,最大的功臣就是化疗。

图片 10图中非实体肿瘤(如白血病)的主要治疗手段就是化疗,其中白血病的5年生存率甚至有近2倍的提高,多少白血病儿童因化疗而得到新生,这足以证实化疗在对抗癌症中的伟大作用。图表来源:文献[3]

化疗带来的益处,不仅仅是5年生存率的提升,还包括降低癌症的复发率、改善症状、提高生活质量。癌症化疗,根据治疗目的,可分为根治性化疗、辅助性化疗与姑息化疗。如果说根治性化疗主要体现在生存率的提升,那么辅助性化疗就是降低复发率,姑息性化疗就是改善癌症症状、提高生活质量。

拿乳腺癌来说,早中期的乳腺癌,主要靠的是手术,化疗是辅助性的,目的在于降低复发率,而乳腺癌患者中有相当比例的复发是在手术5年之后。厦门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一项统计显示,乳腺癌的第二个复发高峰发生在手术后的第6年。化疗对50岁以上、淋巴结未转移与转移乳腺癌患者带来的5年生存率好处,分别是3%与6.8%,而10年生存率的好处就提升为7%与11%。2011年,科学家统计了123项随机对照试验,其中涉及10万名女性,他们得出结论:针对乳腺癌患者,化疗比起不化疗能平均降低三分之一的10年死亡率。

图片 11图片来源:文献[4]

对一些出现远处转移扩散的晚期癌症,化疗的作用主要就是改善肿瘤引发的症状,提高生活质量,这时的化疗就叫做姑息性化疗。2003年一项研究显示,已经发生扩散转移的晚期结肠癌的老年患者,通过化疗,至少有一半的患者的肿瘤相关症状得到缓解。

所以她打包好所有行李,搬去加利福尼亚等死,而她差点就真一去不复返了。

癌症治疗关键在于坚持走完正规疗程

而微信上这篇文章在列举了一系列站不住脚的证据之后,毫无例外地推广起了自己的“抗癌保健品”,假如患者被前面貌似有理的证据哄骗,掏钱购买这些没有证据证实有效果的“保健品”,免不了轻则损失钱财,重则贻误病情。

需要再强调一句,癌症不能光看化疗,而是手术、放疗、化疗、靶向药物等常规疗法的协同,不同类型、不同分期的癌症,都有完全不同的治疗方案。一般能被手术根治的早期癌症,往往就不需要化疗,而出现扩散转移的晚期癌症,则往往需要化疗。

请癌症患者一定要擦亮眼睛,要相信现代医学,听从自己主治医生的意见。癌症治疗想要有好的疗效,不在于你要花很多的钱,不在于做什么高大上的疗法,而在于坚持走完正规的癌症治疗疗程。(编辑:odette)

搬去后不到一周,艾莉遭到了一大群杂交蜜蜂的袭击。

参考文献

  1. Morgan D and others. The contribution of cytotoxic chemotherapy to
    5-year survival in adult malignancies. Clin Oncol (R Coll Radio).
    2004 Dec; 16(8):549-60.
  2. Mileshkin L, Rischin D, Prince H M, et al. The contribution of
    cytotoxic chemotherapy to the management of cancer[J]. Clinical
    Oncology, 2005, 17(4): 294.
  3. 韩耀风,王琦琦,方亚.女性乳腺癌术后复发风险的时间分布规律.中国卫生统计.2011年12月第28卷第6期:661-664.
  4. Early breast cancer trialists’ collaborative group. Polychemotherapy
    for early breast cancer: an overview of the randomized trials.
    Lancet 1998; 352:930-942. 
  5. Michael Willington and others. 30-daymortality after systemic
    anticancer treatment for breast and lung cancer in England: a
    population-based, observational study. Volume 17, No. 9, P1203-1216,
    Sept 2016.
  6. Glimelius B, Hoffman K, Graf W, et al. Quality of life during
    chem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symptomatic advanced colorectal
    cancer[J]. Cancer, 1994, 73(3): 556-562.

图片 12图片来源:Victoria
Jenkins

在被袭击前,艾莉在加利福尼亚已经待了三天。“我想要呼吸些新鲜空气,感受一下洒在脸上的阳光,听听鸟儿歌唱。我知道再过三四个月我就要去世了,死在一张皱巴巴的床上,想想还是挺伤感的。”

这个时候,艾莉连独立站起来都有困难了。她身边有个护工,以帮助她在怀尔多马——也就是她选择的葬身之地——的乡间道路上勉力行走。

当第一只蜂出现的时候,她正站在一堵破墙和一棵树附近,她回忆道:“就这么撞在了我头上……突然之间,哗!到处都是蜜蜂。”

她的护工跑了,但是艾莉没法跑,她甚至连走都走不了。“它们钻到我的头发里,我脑袋里面,唯一能听见的就是疯狂的嗡嗡声。我想:好吧,天意难违,看来我就是要死在这儿了。”

就和这个世界上1%—7%的人口一样,艾莉对蜜蜂严重过敏。当她两岁的时候,一次蜜蜂蜇伤令她出现了全身性过敏症状,这是一种机体免疫系统的强烈反应,会导致诸如浮肿,恶心以及呼吸道收缩等症状。她差点死了。当时她停止了呼吸,靠心脏除颤才捡回一条命。她妈妈给她灌输了对蜜蜂的恐惧,确保她再也不会遭受同样的可怖情况。所以当蜜蜂降临时,艾莉非常确定这就是她的死期了,尽管比她预想的早了几个月。

蜜蜂和一些其他膜翅目动物,比如说蚂蚁和黄蜂,都装备有我们许多人都清楚意识到的强力蛰针。它们的毒液是许多种化合物的混合物。也许其中最重要的是一种包含26个氨基酸的很小的肽,叫做蜂毒素(melittin),这种毒素占了蜂毒成分的一大半,而且在其他许多种蜜蜂以及黄蜂当中都有发现。这小小化合物是我们被蜜蜂蛰伤后那种灼痛感的来源,它欺骗我们的身体,使之以为我们正在遭受熊熊烈火的燃烧。

当我们遭受高温的时候,我们的细胞会释放一些会引起炎症反应的化合物,激活感觉神经元中的一种特殊通道,名叫TRPV1。这个反应最终会让这些神经元给大脑发送信号,说我们被烧到了。而蜂毒素会激活一些功能类似上述化合物的酶,欺骗人体打开TRPV1通道。

水母和其他一些生物的毒液中,同样含有可以激活TRPV1的化合物,从而产生同样的后果:强烈的灼痛感。

艾莉说:“我能感受到前五只,十只,或许十五只,但是在那之后,我所听到的就只有排山倒海的嗡嗡嗡嗡,感觉它们在攻击我的头,脸,还有脖子。”

“我瘫倒在地。抬起手挡着我的脸,因为不想让它们蛰我的眼睛……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蜜蜂已经不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