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叶丙成,在线教育创新

当提到概率你会想到什么?是永远做不完的数学题,还是背了又忘的公式?但如果你有机会上叶丙成的课,上概率课你想到的也许是柯南、张惠妹,或者是在线游戏。

玩游戏到底有益还是有害?每天玩多长时间游戏比较好?牛津大学研究者的最新研究表明,每天打电子游戏时间不超过一小时的儿童和青少年,比那些每天打超过三个小时游戏的孩子适应性更强。他们同时也发现,每天玩一至三小时游戏对孩子的适应能力没有什么影响。然而,和其他一些更持久的社会性因素相比,比如家庭背景,校园人际关系或者个人生活情况等等,玩电子游戏对孩子们的影响相对来讲是比较小的。

大概半年前,女朋友突然萌生了学习理财投资的想法。有这样贤惠好学的女友,我很是振奋。于是翻出当年MBA课程留下的教材,量身定制了一套深入浅出的学习提纲,打算亲力亲为给她开门一对一的课程。

这位台湾大学电机系教授的几率课(编者注:即概率课,原课程名为“機率”。根据《现代汉语词典》,几率是概率的旧称。没有收录“机率”这个词。),光是教学大纲就能点燃你对数学的兴趣:原来数学课还可以这样上!他用“有柯南在会有人死的机率”诠释条件几率,用“万佛朝宗”来形容中央极限定理。为了拉近和大陆学生的距离,叶丙成还专门研习了“对岸用语”,这个“用生命在卖萌”的老师,把“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编者注:叶丙成教授也将课程大纲发到了果壳网,点击这里见识一下。欢迎来MOOC学院加入几率课字幕组。果壳观光团来这里签到

该研究的负责人安德鲁·皮兹布斯基(Andrew
Przybylski)接受了果壳网的采访,并向果壳网解释了这项研究。安德鲁是实验心理学家、英国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所的研究员。他说,这是首次针对电子游戏以及它对儿童与青少年的积极与消极影响的大规模社会样本调查。安德鲁所领导的调查研究覆盖英国普通家庭中的年轻人群,代表性样本达到将近五千人,其中男女人数各占一半。这些10岁到15岁的参与者被要求回答他们通常花费多长时间在电视游戏或者电脑游戏上。同时,他们也会被问到对自己生活的满意程度、多动的程度、是否有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同情心以及与同龄人相处的情况。

但就在我兴致勃勃准备开课时,她却说不想上我的课了,而是选修了豆瓣上一位朋友的线上课程。这真是让我匪夷所思。一方面是1对1、面对面的课程,由具有MBA学位加无尽耐心的男友授课;一方面是在线多人的收费课程。

卖萌策略把需要学概率和不需要学概率的学生都领进了课堂,但这并非这位台湾大学电机系副教授、台湾大学MOOC计划执行长的最终目的,更重要的是让学生们快乐地掌握知识。那怎样才快乐?玩!叶丙成带领学生为几率课开发了一款在线游戏——PAGAMO。上课的同学可以在游戏中分组对抗,边玩变学。究竟怎么玩?叶丙成留了一个悬念,希望大家都能到课程中亲自玩一玩。

研究结果表明,英国四分之三的儿童与青少年每天都要玩电子游戏,大概一半的孩子每天玩游戏的时间不超过一小时,三分之一则玩一到三小时,而十分之一的孩子每天要花超过三小时来玩电子游戏。安德鲁解释道:“我们的研究是‘社会理解研究’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大型的多年研究,在英国已经调查了超过四万人。”

线上教育的春天好像真的到来了。

图片 1
PAGAMO是由一群大三、大四的学生组成的游戏团队,耗时半年多开发。可不要小瞧这一帮年轻人,陈彦钧是个动漫宅,负责设计游戏UI。唐伟轩负责团队中协调、沟通、做规划。这帮热血的年轻人加入这个团队仅仅是因为觉得很好玩,他们是MOOC中第一个尝试将在线教育和在线游戏结合在一起的人。究竟是什么玩法,还要等到它上线那一天才能见分晓!

调查结果显示,那些每天花很多时间泡在电脑或者电视游戏前的孩子适应性相对比较差。研究人员推测,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没多少时间进行其他丰富多彩的活动,而且更可能接触到为成年人设计的限制级内容。与那些不玩游戏或者经常玩游戏的同龄人相比,那些每天玩游戏,但少于一小时(估计少于三分之一的空闲时间)的孩子表现出最好的社交能力,并且他们大部分都表示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他们似乎也没什么友谊以及感情问题,关于多动症的报告也比其他的组要少。

图片 2

为了避免同学做作业时去看式子,只片段的看那部分,或者去参考习题解答,他想出了让学生自己出作业的办法。在这个游戏中,学生化身出题人为其他同学设置障碍,然后再去攻破其他同学的题目。攻破的题目越多分数就越高。用这种方法,叶丙成成功地调动起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而那些题目,不仅是数学题,也诞生了很多美丽的文学作品。

图片 3虽然游戏过程中经常出现马赛克,但是这真的是一个很健康的游戏,嗯。图片来源:gamesradar.com

说起线上教育,人们更容易想到先拿到风险投资,再风风火火建立教育平台的互联网公司。可是豆瓣、果壳、知乎上这些技术贴作者似乎并没有加入这个运动中去。但我很欣赏他们在内容制作方面的尝试。也许他们不是有意为之,但是从他们的做法上看,分明就是在做着Lean
Startup。

在概率课开课之际,果壳网亲赴台湾采访了叶丙成老师。

一种情况是,那些每天玩游戏不超过一小时的孩子和“重度玩家”相比,玩的游戏的种类或许并不相同。比如,《魔兽世界》里一张副本就得超过40分钟,因此实际每天游戏时间很可能要远远长于一小时;而换成《炉石传说》可能40分钟就够玩五局了。对于果壳网的这个问题,安德鲁解释道:“这项研究并不着眼于特定的游戏。实际上我们在做统计分析的时候确实参考了游戏类型,比如Xbox等主机上的游戏,以及电脑平台的游戏,比如《魔兽世界》。如果考虑到休闲手游和在线游戏(游戏时间)的差别,确实他们可能玩的是不同的游戏,不过统计学上来说,我们使用的是平均值。比如你今天玩了三小时,而一周只玩了一天,诸如此类。”

这几年开始流行的 lean startup
movement(通常被翻译成“精益创业”,但我觉得还不如叫做“灵创业”更灵一些)俨然已成为硅谷创业的主导思想。Lean
创业概念的提出者,被称为精益创业之父的斯坦福大学教授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最近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发了封面文章《精益创业为什么能够改变一切?》(Why the Lean
Startup Changes
Everything)。精益创业被主流商业媒体报道,说明这个以前只在创业圈里流传的概念已经被广泛接纳。

“by the students, for the students, of the students”

果壳网:台大是第一个在Coursera上开设中文课程的大学。台大为什么要在这样的一个国际平台率先开设中文课程?

叶丙成:台大本身就十分重视教学质量,台大的教学发展中心把改善教学作为使命。在过去八年做出了很多努力,经常有学校,比如清华大学、上海交大等都有来到台大的教学发展中心向台大老师学习取经。加入Coursera希望可以向世界输出我们教学的典范。

我找了一些非常热血的老师,上课比较有张力的老师来开课,做出重视品质的课程。我不想和别人比量,现在的目标是让大家看到我们有高水准的课程。

果壳网:从你的博客可以看出你对学生、对教学下了很大的功夫。你在教学方面都做了哪些努力?

叶丙成:我一直在做新的尝试,这学期利用翻转课堂进行教学。学生在课前看事先录好的课程影片,课上问问题讨论。

我的课后作业是让学生自己出题目,然后去攻破别人的题目。把这种方式变成一个游戏,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效果不错。

因为台大的学生课业蛮重的,很多时候,作业不见得有时间好好写。同学常会看作业的式子,再去比对是课本哪边出来的,然后就只片段的看那部分后写作业。另外也会有人参考习题解答。我的教育哲学是要让你会出题,去考别人。如果你想去考别人,那肯定就要从头开始看,这就可以让学生有整体性的学习。

另外再来看学生出的题目,都非常有意思。有些学生,得到了我的真传。比如有人结合哈利波特的故事和题目,为哈利波特编了一个结局。甚至在Facebook上还有人问我,这个真的是哈利波特的结局吗?还有一个同学,他最近在上英文诗歌课,写了一首十九行诗在题目里。这就已经是一个文学作品了。未来几率课将会也会出这样的题目给大家做。

果壳网:那么,你理想中的教育是什么样子的呢?

叶丙成:当文明越演进,那么教育是越进步还是越退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我的看法是文明越演进,教育越退步。因为文明越进步,就会积累越来越多的知识。以后大学四年可能比现在要学更多的东西,所以学的知识变多的时候,教育就会用越有效率的方式。现在最有效率的方法就是一直塞知识给学生,一直塞一直塞。而最好的教育方式是像苏格拉底、孔子那样。每天和学生聊天,从而了解学生的特型,知道他欠缺哪一部分,为他量身定制教学。但是现在我们肯定做不到,老师做最省事的就是在课堂上给学生一直塞,根本没有时间来做讨论。

图片 4
叶丙成(右)正在和他的学生唐伟轩(左)讨论游戏

果壳网:你觉得网络教育会怎样改变现在的教育现状?

叶丙成:现在学生的状况是,学生闭口、时间不够、学分重、投入不够、作业乱做、进度不够。这就是个灾难。面对学生这些状况,老师怎么办,就这样投降吗?虽然文明越进步,教育越退步,但随着文明的进步科技也在进步。这时候把科技引入教育就会变成一个机会。

“翻转教室”是一个解决这些问题的好方法。老师事先录好70分钟左右的影片,让学生在课前看。学生看影片一般会用1.2倍速,花50多分钟就可以学完,然后把问题留在课堂上向老师提问,进行讨论。在课堂上,老师当堂让学生做作业。在课堂上做作业学生不能去翻答案,所以一定要真正学会才可以做作业,或者来问老师。老师发现学生的问题所在,可以找机会补救,不然问题会一直遗留。这个好处就在于学生不敢缺课,也不敢乱做作业,因为课堂作业算在分数里面。最后余下的时间,我喜欢和大家分享求学、人生经验,或者各种哲学问题,通过这种方法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会更紧密。很可惜,现在很多老师都没有时间做这些了。

果壳网:我们每个人该怎样投入到这场教育的革命当中?能不能分别针对老师、学生、在职人员等等身份谈谈?

叶丙成:对于老师,不能再关起门来死教书。以前就整个系整个学校只有我在教这门课,如果我教得不好,学生还是要来听我的课。然而现在学生会看到其他老师教授相同的课程。这样老师就比较会有压力。面对这样的情况,老师应该把危机视为转机,更加重视教学质量,从其他老师那里学到长处。

对于学生,这是个拓宽眼界的好机会,可以接触到更多优质的教育资源。另外以前学生学不好,就把问题归咎于老师讲得不好,但是现在面对这么多优秀的资源,学生不能再把责任推给老师,要对自己的学习负责了。还有,名校出身的学生可能会觉得找工作比较有利,我觉得未来就不再是这样。通过在网络上学习,大家都可以同样获得真才实学,甚至可能比在乎成绩的名校出身的学生还技高一等。

对于在职人员,有可能大学里学的专业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然而现在可以在网络上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课程来学,有机会找到新的专长,改变人生轨道。

图片 5虽然《炉石传说》一局的游戏时间很短,但是一玩起来就停不下来的也大有人在……图片来源:gameskinny.com

精益创业的核心思想是认识到创业公司从根本上有别于商业模式已具成型的公司。前者的首要任务是在精简的运营下,以最快的速度摸索到顾客愿意付费的产品或服务,而不是严格执行一个建立在众多假设的基础上编撰出来的商业计划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