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最毒化妆品,学术期刊一次撤稿107篇

上周,一则关于“十大最毒化妆品”的新闻开始在网上流传。这则新闻靠谱吗?且听分解。

(果壳翻译班/译)施普林格发现旗下一家期刊有论文靠虚假的同行评审被期刊接受,因此撤回了107篇研究。是的,107篇。

(编辑/水白羊 雷天宇
吴欧)刚刚过去的周末,朋友圈又惊现一篇可以“改变世界”的文章,文章的名字也是格外提神:《重磅,中国科学家发现电荷并不存在,将改写教科书》。说实话,想要改写教科书那是多难的一件事啊!这个中国科学家是谁?电荷不存在又是什么?相信一时间很多人都跟科学人一样被惊呆了。仔细阅读之后,发现这个号称能改写教科书的研究,指的是发布在中国科学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ChinaXiv)上的一篇“神文”:《论电荷、电流、电场和磁场内在机制》(Study
on Internal Mechanisms of Charge, Current, Electric Field and Magnetic
Field)。截至成稿时为止,这篇论文的点击量已达7500余次,下载量超过3700次。

有媒体刊发“十大最毒化妆品”的新闻[1],内文称,信息来源于美国的一个非营利机构“环境工作小组”(Environment
Work Group,EWG)。但需要澄清的是:第一,
EWG只是一个民间机构而已,其发言是否靠谱还需就事而论;第二,谣言粉碎机调查员并没有在EWG的官方网站上找到与“最毒化妆品”有关的公告,与新闻中描述的“环境工作小组根据化妆品中含有的已知或者可疑的化学物质罗列出10大最毒化妆品”不符。经过搜索后发现,“最毒化妆品”其实脱胎于彭博社(Bloomberg)于12月3日发布的一个幻灯片[2]。接下来,我们就来点评一下其中不实和歪曲的内容。

同行评审意见造假

为了提交假的评审意见,某人(通常是论文作者)在推荐审稿人时,或者杜撰一个外部专家,或者推荐一名真的研究者——但两种情况下,都会提供一个假的邮箱地址,这些邮箱会指向一个必然会高度赞许那篇论文的人。
在本次事件中,《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2016年的出版商施普林格告诉我们,调查报告给出了“明显证据”证明这些评审是以真实研究者的名义,通过虚假的邮箱提交的。有些作者可能使用了第三方编辑服务,评审意见可能来自这些服务商。
目前,《肿瘤生物学》期刊的出版商已经改为赛吉(SAGE)出版公司。

该出版社去年已经有过一次清扫行动了,当时《肿瘤生物学》因为评审意见不合标准及其他原因撤回了25篇论文,大部分是由来自伊朗的研究人员撰写的。加上这最新一轮的撤稿,在所有收录在科睿唯安Web
of
Science数据库(原为汤森路透业务)的期刊当中,《肿瘤生物学》至今撤过论文是最多的期刊了。在2015年,这本期刊的影响因子为2.9,在213家肿瘤学期刊中排名第104位。

美国东部时间4月20日,施普林格的官方声明还给出了以下内容:
“2015年和2016年因虚假同行评审等原因导致的撤稿涉及《肿瘤生物学》期刊,在那以后,施普林格决定在列印新的论文前对它们进行检查。根据这次额外查验,我们发现了一批新的虚假审稿人名单,为了维护我们的学术声誉,我们现在将要开始撤回这批相关论文。

图片 1其中一些被撤的论文。这批遭到撤回的107篇论文发表于2012-2016年,论文主要作者都是中国研究者。图片来源:link.springer.com

“本次撤稿并非是一轮新的违反诚信案例,而是一次深入的人工调查的结果。在2016年撤回《肿瘤生物学》的部分论文后,这样的深入调查就变得必要。更早的调查发生在2015年,当时并未察觉问题的规模有如此之广。我们正在撤回这些已经发表的论文。因为我们期刊发表所要求的同行评审流程已经被这些伪造的同行评审报告蓄意破坏。

图片 2ChinaXiv上这篇论文详情的截图。图片来源:ChinaXiv。

1. 新闻原文:“‘在个人护理产品中,大约添加了10500种化学物质,但在过去的30年,其中只有13%是经过安全测试的。’环境工作小组称。”

真相:
这句话确实来自于环境工作小组官方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不过原文是“11
percent”,引述以后变成了“13%”[3]。另外,即使是原声明,对原料安全性的指责也是不实的。事实上,化妆品中的任何成分都有安全性相关的测试,结果可以在材料安全性数据表(Material
Safety Data
Sheet,MSDS)[4]中找到。

期刊已更换出版商

声明补充说:“施普林格定期审查与其全部业务伙伴之间的合作关系。同国际肿瘤及生物标志物协会(ISOBM,即该期刊所属方)的合同已经终止,不再续签。在2016年底,施普林格已停止出版《肿瘤生物学》。”

图片 3《肿瘤生物学》期刊的出版方已在2017年1月换成赛吉。赛吉表示对这一次大规模撤稿知情。图片来源:us.sagepub.com

我们询问了施普林格的发言人,施普林格与期刊所属方终止合同的决定是否源于这一次撤稿事件。她告诉我们:“施普林格定期审查与其全部业务伙伴之间的合作关系。施普林格无法续签与《肿瘤生物学》的合同……我们认为转向与新的出版商合作将给该期刊提供一个全新开始的机会。

她补充道,新出版商SAGE在一月接手该期刊时对这次撤稿事件已经知情。
该发言人同时强调,期刊方面并没有注意到最新一批被撤稿论文的作者在所属机构上有什么明显的规律,还可能会公布更多的撤稿论文:“经过大规模筛查后,我们可能已经查明了发表在多个期刊上的少量(违规)论文。由于调查仍在继续,我们暂时无法提供进一步的细节说明。”

《肿瘤生物学》期刊由瑞典于默奥大学的荣誉教授托里尼·斯第奇布兰德( Torgny
Stigbrand)主编,他在1999年卡尔格出版社(Karger)出版这份期刊时就担任这个角色。

图片 4《肿瘤生物学》主编Torgny
Stigbrand施普林格官网上发布的撤稿消息中称:“经过全面的调查,我们有很强的理由相信期刊的同行评审流程遭到了破坏。”图片来源:link.springer.com

在2015年,施普林格因为评审意见违规而从十家期刊里撤回了64篇论文,这其中就包括了《肿瘤生物学》中的论文。加上最近这次,因虚假评审而撤稿的稿件共达约450篇。

根据《重磅》一文里所说,这名“科学家”是来自云南大学的凡博士,其实验细节经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布赖恩·约瑟夫森教授的审核,其论文已发表于中科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上。

2. 新闻原文:“美国媒体称,化妆品在美国并不像食品和药品一样被监管,美国的药品监管局也没有对化妆品成分的标准以及相关安全有召回的责任。”

真相: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中国,化妆品都会被单独划为一个类别管理,与食品和药物一样都归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或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管理。在FDA的官网上,可以看到化妆品(Cosmetics)这一个类别,同时“关键话题”(Key
Topics)中明确有“产品与成分安全”(Product and Ingredient
Safety)这一条。我国也有《化妆品卫生管理条例》的法规,是为了保障化妆品安全、规范制造商行为而设定的。再看看美国各类产品的召回信息[5],从中能了解到FDA对化妆品是有召回责任的。

图片 5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页面截图

新出版方:将全面检查期刊同行评审流程

截止到美国东部时间4月20日上午9点54分:我们从赛吉出版公司的发言人那里得到消息称:

“2016年年初,国际肿瘤和生物标志物协会开始与赛吉接触,当时他们正在寻找新的出版社,想把该期刊重新建成一个开放获取期刊。2016年12月,赛吉和《肿瘤生物学》签订了合同,并于2017年1月开始出版该刊物。

“赛吉在2016年11月获悉施普林格最近对《肿瘤生物学》的调查,并在2017年2月底被施普林格告知此轮撤稿的规模。”

发言人还补充道:“协会并未隐瞒过往的同行评审造假事件,作为期刊重建工作的一部分,他们希望针对其背后的根本原因解决问题。

“赛吉在2016年12月和协会签订合约时约定,期刊的编辑委员会将被重组,并且对期刊同行评审流程进行全面检查,使之与赛吉的做法保持一致。

“赛吉在持续不断地发展一系列强大的科学期刊,代表的是顶尖的科学家、医生和医学协会。《肿瘤生物学》为实验室和临床癌症研究提供了重要的输出途径。”

这名发言人还解释了杂志计划将如何预防评审造假事件的发生:“赛吉和我们所有的作者和编辑共同努力,持续审查我们的政策,定期分享践行与出版道德委员会指南要求相符的详细指导,包括:在使用建议或推荐的审稿人时采取严格的政策,在机构邮箱地址的使用和提供方面也采取严格政策。

“作为《肿瘤生物学》过渡工作的一部分,该期刊的编辑团队已经引入新的可靠的同行评审规范,赛吉旗下的其他所有期刊都被要求使用这一规范。”

(编辑:Ent,Calo)

很快,打脸的新闻相继出现:云南大学发表声明称查无此人;论文作者特别鸣谢的浙大教授在短信里表示自己好冤;中科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被发现并无同行评审机制,平台上的论文只能算发布,不能算发表。

3. 新闻原文:“在20世纪30年代,数十位美国女性在使用某睫毛膏产品感染后失明,一人甚至死亡。该产品就包括P-苯二胺,这种未经过测试的化学物质可能会在面部和眼皮引起水泡及溃疡。而这种物质如今仍在化妆品中广泛使用。”

真相:
的确有这样一场惨痛的事故,但这些女性使用的并不是睫毛膏(mascara),而是一种叫做Lash
Lure的染睫毛剂。睫毛膏是为了暂时性改变睫毛的外观,而Lash
Lure像染发剂一样,是为了永久性地改变睫毛的颜色。那时人们并不了解p-苯二胺的毒性,却贸然在眼部使用它,因为眼内黏膜要比正常皮肤脆弱得多,最终导致数十人失明,一人因感染而死亡。这场惨痛的事故促使FDA于1938年出台了化妆品管理规范[6]。而今,这种成分在中国属于“化妆品组分中暂时允许使用的染发剂”
,即可以在染发类化妆品中使用的成分;并且必须在产品标签上标注“含苯二胺类”、“不可用于染眉毛和眼睫毛”等警示[7]。此外,目前已经有不含p-苯二胺的染发剂。

果壳网科学人还特意给凡伟提到的诺件得主、剑桥大学理论凝聚态物理系教授布赖恩·约瑟夫森(Brian
D. Josephson)发邮件询问此事,很快就收到了教授的回信:

4. 新闻原文:“防晒霜中的有效成分可能能帮助抵御紫外线,但在动物试验中也会导致甲状腺以及大脑的一些问题。”

真相:
这样严重的后果,最容易让消费者心生恐惧。但是,防晒霜的有效成分有许多种,不指明是哪种防晒剂、什么“动物实验”,什么剂量,这样的指责又有什么价值呢?即使是水,也可能因为饮用太急而导致脑水肿啊。

图片 6

5. 新闻原文:“化学防晒剂羟苯甲酮是把‘双刃剑’,一方面能抵御紫外线,但却在某种情况下也会导致对阳光的过敏或不良反应。而这种化学物质还会被人体皮肤吸收,97%的美国人身体内都积聚了一定量的羟苯甲酮。”

真相: “羟苯甲酮”(Oxybenzone)的正确译名应该是“二苯酮-3”
。二苯酮-3在透过角质层之后,被光照60分钟以上会产生比未涂防晒剂时更多的活性氧,而氧自由基可能伤害到皮肤,这是实情[8];庆幸的是,这种不良反应可以通过配方的改良而减小。经过20余年的使用,欧盟的消费品科学委员会(Scientific
Committee on Consumer Products
,SCCP)于2008年12月发表了有关二苯酮-3的意见:“SCCP认为,若防晒霜中二苯酮-3浓度不大于6%,或所有化妆品中浓度不大于0.5%作配方保护之用时,除却可能导致接触过敏与光敏外,它不会对消费者健康产生危害。”[9](详细内容请参考
《防晒霜对皮肤有害吗?》 )

可以看出,教授给的回复跟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回复真的是……一样一样的。看来约瑟夫森教授也是被询问了不少次啊,抱歉打扰到他老人家了。

6. 新闻原文:“(化妆品中的)棕榈酸视黄酯。在动物试验中,该物质可能导致癌症。”

真相: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IARC)并未将棕榈酸视黄酯(Retinyl
Palmitate,规范名称为视黄醇棕榈酸酯)划为(可能)致癌物。相反,视黄酸类化合物对预防皮肤癌有着积极的作用[10]。自1985年起至今,有关化妆品中视黄醇棕榈酸酯安全性的实验与讨论一直在进行着。个人护理产品协会(Personal
Care Products
Council,PCPC)[注1]的首席科学家约翰•贝利(John
Bailey)去年发表了声明,反驳EWG对视黄醇棕榈酸酯的指控[11]。环境工作小组(EWP)曾于去年向FDA递交请愿书[12],请求尽早发布完整的安全性报告。但由于某项实验存在问题导致结果不可信,FDA至今没有给出正式报告。

有趣的是,很快,科学人又收到一封约瑟夫森教授的邮件,这次干脆是群发给了向他询问了此事的人:

7. 新闻原文:“(腮红中的)芙蓉石以及硅石已经被认为是可能的致癌物,并且长期使用经证明对人体免疫和呼吸系统产生有毒作用。”

真相:
芙蓉石和硅石都是晶态二氧化硅(silica)。长期接触一定浓度的晶态二氧化硅粉尘下,的确会引发癌症等问题[13]。但日常正确使用腮红时,扬起的粉尘浓度不高,暴露时间短暂,因此并不会产生这样严重的后果。

图片 7

8. 新闻原文:“眼影中同样也含有有害物质,并且能够被人体吸收,导致潜在的健康风险。”

真相:
同样的内容,在Bloomberg的报道原文[2]里是指kohl而非eyeshadow。Eyeshadow是指我们常见的眼影,而kohl是一种传统原始的化妆品,类似古埃及人使用的眼影,仅在某些地区可见。FDA提醒消费者,不要使用kohl,并且一定不要让孩子碰到它,因为它们含有(过量的)铅、锑等重金属盐[14]。而合格的现代化妆品,从原料到成品有着严格的质量把关,只含有极少量的重金属杂质。

看到教授的这个回信,科学人开始意识到,教授也许并没有掌握所有关于此事的信息。于是,科学人再次给约瑟夫森教授发邮件,告知教授一些他可能不知道的情况,并附上了凡伟昨天下午发的个人声明。

9. 新闻原文:“Orly和其姐妹品牌SpaRituals等指甲油制造公司在听到消费者的担忧之后,去掉了三大有毒物质——甲苯、邻苯二甲酸二丁酯和甲醛。这些物质被指致癌以及导致出生缺陷。”

真相:
这一条指责让人哭笑不得,既然Orly指甲油已经去掉了三大有毒物质,怎么还会在黑名单上。指甲油中含有的有机溶剂一直被诟病,而各大厂商也在竭力使用安全性更好的原料。(详细内容请见
《“腐蚀”泡沫塑料的指甲油》 )

图片 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