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里克,黑人女孩变身白人

流言:
【黑人女孩因患白癜风变身白人】MJ生前曾对大家解释说,自己变白是因为患了白癜风,但很少有人相信他的话。但现在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大家面前。现年23岁的女孩达赛尔•德瓦特皮肤白晰,她曾经是个黑人女孩,在5岁时被医生诊断为白癜风,17岁时她就完全变成了一个白人了。

发生于2011年的诸多事件中,让帕特里克•摩尔(Patrick
Moore)最生气的,无疑是德国立法取消核电的消息。去年,他在接受德国时代周报采访时,就扬着那对神气的白眉毛说:政府允许德国核电站运行更长的时间,是勇敢而正确的决定。他认为,在清洁能源发展之前,使用核能是人类减少化石能源消耗的最好办法,“燃烧煤、油和天然气不仅污染空气,而且对健康造成巨大威胁……核能可能会解决这些问题。”

方舟子一则关于猪旋毛虫的微博[1]将云南名吃“过桥米线”推上了风口浪尖,广大吃货们的小心肝儿又跟着颤了一下,寄生虫太可怕,但过桥米线又实在美味,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问题。

真相:
黑皮肤变白,这事确实有可能。流言里的黑人女孩是每日邮报2009年报道的案例[1],此前也有类似的报道,是关于一名黑人男子[2]。而最知名的病例应该是深受世界人民爱戴的迈克•杰克逊,这位皮肤白皙的黑人常常因为肤色受到一些人的非难,但其实他的白色皮肤是被白癜风“漂白”的。从他的多张照片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些白癜风发展的过程。其中左上角的小图显示迈克左眼外上方的瓷白色界限清楚的白斑,是典型的白癜风表现。

30年前,他帮助建立了绿色和平组织,如今他批评那些反对核能的环保组织“在煽动人们的恐慌”。他的反对者们,尤其是来自绿色和平的那些人指出,这老头在一些核工业的相关机构担任顾问,他是在为利益集团代言,从中牟利。老头的支持者们蹦出来说,除了支持核电,帕特里克还支持转基因食品,可他与转基因食品公司没有任何瓜葛。今年,老头在他出版的书里说:支持核电和转基因食品,是为了保护这个星球。

旋毛虫与旋毛虫病

旋毛虫( Trichinella spiralis
)是旋毛形线虫的简称,它就是旋毛虫病的罪魁祸首。旋毛虫病是一种严重的人畜共患病。旋毛虫的成虫寄居于小肠粘膜,幼虫寄居于骨骼肌内并形成囊包。下图标示出了旋毛虫的生活周期:

图片 1

旋毛虫生活周期。

猪、狗、狐等都是旋毛虫的动物宿主,若人们误食带有活的旋毛虫幼虫囊包的这些动物的肉,在消化液的作用下,旋毛虫幼虫从囊包中逃出,钻入人的小肠粘膜,48小时内就能发育为成虫,5天后雌虫会在淋巴管产下幼虫。这些幼虫随着血液与淋巴淋在全身循环,遇到骨骼肌,就钻进去并形成囊包,数周/月/年后,幼虫会钙化[2]。

在幼虫入侵小肠粘膜以及幼虫在体内“旅游”寻找目标时,因为对肠壁组织、全身各器官(幼虫是乱走型)以及肌肉组织的侵犯,人体会出现旋毛虫病的典型症状:腹泻、高烧、肌肉疼痛、眼周及面部浮肿、头痛、皮下淤血等症状,并伴有炎症反应。
由于云南部分地区的居民有吃“生皮”的习惯,即生猪宰杀后仅用火烧至猪皮呈黄色就直接食用,再加上以前生猪饲养环境较差,且猪肉没有经过检验检疫,导致云南省旋毛虫病发病率居全国之首。

图片 2

值得信赖的科学顾问

图片 3

30年前,帕特里克•摩尔简直是一个为绿色和平量身定做的科学顾问。

帕特里克的故事可以算是环保组织中的无间道了。绿色环保组织的第一次活动是在1972年,当时的成员乘一艘老旧的渔船去破坏美军在阿留申群岛上的核基地。绿色和平中惟一的科学家帕特里克就在船上。上世纪70年代,帕特里克曾被视为一个为绿色和平量身定做的科学顾问。他坚毅勇敢,曾因坚持调查核试验而多次被当地军方拘捕。他还是加拿大大英哥伦比亚大学的生态学博士,在那个博士不多的年代,像这样热心参与环境运动的年轻科学家可不多见。曾与帕特里克在绿色和平共事过的老朋友回忆:“当媒体想找人谈论科学问题时,我们就把帕特里克推出去。”帕特里克解释问题简洁而直接。“在那种时刻,他总是值得信赖。”帕特里克曾以绿色和平科学家的身份在各种媒体上发表言论。信心满满或是目光悲悯的大幅照片经常刊在报纸上,他的形象和个人经历都符合人们对环保人士的预期。

旋毛虫与过桥米线

《寄生虫学与寄生虫病杂志》曾报道了1976年云南省建水县某厂19名职工因在同一食堂同次进食过桥米线而导致旋毛虫感染并发病[3],另有十几人将东西带回家煮熟后食用,并没有染病。这是目前我能查找到的唯一的因食用过桥米线而导致旋毛虫病的报道,其他报道的旋毛虫病感染均与生食猪肉有关。

虽然只有这一例报道,也足够让人们忧心过桥米线的安全性了。那么过桥米线究竟是否安全?

与30多年前生猪放养、缺乏检疫过程不同,现在饲养卫生条件较好,而且旋毛虫已成为猪肉检疫中的必检项目,因此,正规的米线店,所用应该是正规渠道、经检验检疫后合格的猪肉。

但如果猪肉的检疫过程中有了疏漏,致使带有旋毛虫幼虫的肉片出现在了我们的餐桌上,靠肉汤的温度能不能杀死它们?
国际旋毛虫病协会在《关于控制供人食用的家畜和野生动物中旋毛虫的推荐方案》中指出,当肉的内部温度达到62.2℃时,可瞬时杀灭猪肉中的旋毛虫[4]。但应该注意的是,这里指的是“肉的最低内部温度”,如果只在62.2℃的汤中烫一下,肉的内部是达不到这个温度的。

图片 4

国际旋毛虫病协会推荐的用加热方式灭活猪肉中的旋毛虫的温度与时间。

1980年7月云南省卫生防疫站曾实验观察了不同温度的肉汤对猪肉旋毛虫幼虫的杀灭效果,发现厚度为2.5毫米的生猪肉片在70℃以下的肉汤中烫1分钟不能杀死肉片中的旋毛虫幼虫[5],因此《云南省旋毛虫病公共卫生应急预案(试行)》(下称《应急预案》)建议人们在吃过桥米线时将肉片在85℃浸烫1-2分钟[6]。

那么米线店中的汤的实际温度究竟有多高呢?根据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李珺等人2010年发表的论文,他们对昆明市三家“过桥米线”馆进行采样测温发现,三家米线馆米线上桌时的汤温为84.50
-89.81℃,放入生肉、生蛋并等待1分钟后,汤温为77.55-82.26℃[7],这个温度基本上能达到《应急预案》的温度要求。

但在方舟子发表微博后,云南《生活新报》的记者在昆明两家知名米线店实测汤温,原汤温度分别为80℃和76℃左右,而放好料1分钟后汤温分别降至75℃和70℃[8],这就不那么安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